星期六, 2月 24, 2007

開始計咪錶的一刻

近月在公司開夜趕製圖錄,半夜回家,總是要坐上一回計程車。

觀察所得,計程車司機這生物滿有趣,有些靜若處子,有些卻口沒遮攔。

有些用士巴拿都打開他的咀巴。

有些自動波,連試探乘客健談度的前奏也省略掉,就像今天早上的伯伯,事無忌彈的在談他的房地產經。

有一個司機說他正徘徊在兩個女人的中間,一個在大陸,一個在香港。香港的曾經出賣過司機的女人,現正進行求婚動作,司機口裡雖說不再相信她,但又說很可憐她,怕她嫁不出去云云。我唯有贈他一句︰咪亂結婚。

另一司機將計程車改裝成流動hifi車,很年青的樣子。車子走著時,響起一首港式K歌,我問他是誰唱的︰「佢係叫「紅綠燈」,舊年攞過好多獎,你連呢首歌都唔知,好大鑊喎,証明你好busy,唔得喎,要留番d時間做d鐘意既野,好似我咁,每日聽下歌吹下水,我好鐘意呢d咁悠既生活嫁。」

吹脹

1 則留言:

augu 說...

haha,,,life uh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