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10月 10, 2006

變變變

有段時間,很怕給人家說︰「你變了。」
我想大概是升大學吧,或是升中六呢﹖我也忘了。

這是我在看楊兄的「忘了時間」時想起的。

雖然,我現在比較相信羅文那句「變幻才是永恒」,但曾幾何時,我們都相信我們是不會改變的。

「忘了時間」是一套很特別的戲,看了前半部,很容易會有是楊秉基的個人自傳的感覺。女主角是全班同學中,死守約定的唯一一人,但眼看個個同學都變了,她又可以怎樣﹖

女主角死守的當然不只是一個約定,還有對舊日純真,及討厭現在變得功利的成年群體。女主角曾多次對著「當年不再」的舊同學嘶喊,無非為了喚醒他們的「理想」。

但女主角所謂的理想,不是人云亦云,做番自己,又會是什麼﹖理想包括什麼﹖是不等於空喊口號﹖其實女主角心中有沒有個底呢﹖對號入場的結果︰楊兄又如何﹖

這是一個非常作者中心的一個作品,整個故事基本上由女主角出發,述說她怎樣面對困惑的現實。

是否一場自我治療﹖不知道,但我很欣賞楊兄借歌神的一句︰如果你永遠企在同一點,那一點就會成為你的盲點︰有勇氣做自我檢討,自己質疑自己。

不過,到底他是一個激進的理想主義者,還是一個已經對現實失望的人。我也搞不清楚﹖如果是前者,那結尾的出口,是否真的找到﹖仰或是劇情需要﹖

始終何謂理想,仍然很VAGUE,我覺得劇本缺少對已被社會同化的人的諒解及同情。人各自有困境,人的力量有限,選擇面對環境跟其相處,也許不是罪吧。

無論如何,「忘了時間」其實充滿了不少佳句,其中不少是相當具有社會性的。雖然,有部份我著實不同意,但這種社會性仍是本地劇壇中的絕無僅有者,異數中的異數。

PS 張敏軒的歌聲很得,無話可說。

2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banky 說...

謝黃兄見解。
剛在兩個月內,完成了四個演出,讓我重整一下,再與你詳談